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努力加载中...

“小莉,是你?”

“我和她过去是一个学校的同学。”李向南回答。

“什么政治力量?”

“我爸爸对你赏识吗?”

“你现在想达到什么目的,当个大文学家?”

干休所到了。砖围墙,很大,占地几十亩。大门进去,迎面是个小礼堂。礼堂后面是一排排平房小院。除了古陵县,地区的离休干部也有一些住在这里。李向南和小莉把车停在传达室的房檐下,两人进了大院。礼堂旁边有两间平房,是游艺室,里面昏黄地亮着几盏灯。他们推门进去。阴雨天,屋里点着灯也很暗。一张乒乓球台旁摆着几张折叠方桌,十几个离休干部正坐成几桌懒洋洋地打扑克,香烟在一只只手里倦怠地冒着烟。有人一边看着手中的牌,一边慢慢呷着茶。看见李向南进来,人们都站起来。

李向南笑了:“人一走茶就凉,那是老话。现在,人走了,茶不能凉,还要热。社会主义要讲社会主义人情。”

“真正的困难都变成牢骚了。在下面说,不在上面说。”李向南继续说道,“我刚才一推门,就听见有人仰在椅背上一边理牌一边拉着调说:‘咱们这辈子就算彻底交待啰。’是吧? “有人笑了笑,气氛挺融洽。”我们很多老同志,工作了一辈子,离开了工作,没让他们在家养鱼、种花、做饭,有的闲上一年把头发都闲白了。是吧?上班时再累,人挺精神;一离休,人也老了,病也来了。“

小莉站在那儿不动。过一会儿,才推上车和李向南并肩走着,”你过去在北京就认识林虹?“她问。

“第一,堵住了别人的嘴。你年纪轻轻的来当县委书记,又要换班,又要调整干部,别人不说你排斥老干部?你现在连离休干部都这么尊重,人们还能说什么?”

“刚才我已经听到群众替你们反映了,一定尽快解决。”

“你爸爸找我谈过几次话。”

“县委书记就不能了解了解?”小莉赌气地说,脸上却多少露出一丝调皮来,“我要想知道一件事情,总能打探到。”

“那也是他嘴上摆省委书记的谱。我哪次说话他不感兴趣?我要是不说完,他还催我说完呢。”小莉问:“你认识我爸爸吗?”

“对。”李向南继续说道,“这方面大伙儿可以提提想法。我提出两条具体的设想,抛砖引玉。一条,以后,我,可能还有其他县委常委,每月两次来和同志们座谈。一个是向你们汇报工作,一个是请你们提建议。你们呢,有时间可以多关心关心古陵的各方面,到农村工厂各处跑一跑,回来议一议,有什么意见、建议,就向县委提出来。希望大家都当我的老师。我年轻没经验,就会召开提意见、提建议会。”

“那我非想办法除掉他不行。”

“现在都说四十七八,干了白搭。”有人插话。

大家都乐了,随即露出感叹。屋里静了下来。

“不会,水浅的时候在里面瞎扑腾。”

“到外国去刺探情报啊。”

“你爸爸听你谈吗?”

李向南也回头看了看,不自然地笑了笑。林虹却用非常平静的、把什么都看明白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李向南和小莉,转身回到学校里去了。

“就这些老头啊。别看他们没权了,可还有嘴呀。往上到处一说,要抬起一个人、搞倒一个人都很容易。你这一着,还不是给自己拉了一批义务宣传员?我叔叔就没想到这一招。”

“在古陵是和我叔叔,在省里就和爸爸。”

“说什么?”

“可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我有什么才?”

“这倒是个男孩性格。现在怎么又不想当女间谍了?”李向南说。

“太板。”

“你听谁说的?”李向南有些惊讶。

“还有一条,我们古陵县准备在金光寺一带开辟旅游区,在那儿还要建一个疗养院。到时候,同志们可以去那儿疗养,可以给旅游局、园林局当当义务顾问,编外管理员,编外导游,哪怕帮着种树绿化。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李向南心中一震,可怕的性格。他决定不再谈这样瘮人的话题了:“你看这河没有?”他指了一下雨中湍急的河水,“我小时候就尽在这河水里玩。”

“我才不怕你呢。”小莉扬起头看着李向南。那目光是有言语的。

“咱们一起摸索吧,”李向南说,“不解决这个问题,干部一到五十,还没退休呢,就有了压力,考虑退休后的生活。这还能全力工作?”

李向南看了看她,也沉默了。脚底下的泥泞呱叽呱叽响着。事情太迅疾,也太明白了。小莉这样不加掩饰地表明了对自己的倾心。李向南既感到男性的骄矜,同时又感到危险。这是省委第一书记的小女儿,又是这样一个颇有权谋的小“政治家”,这件事倘若处理稍有不慎,就会酿成自己的政治危机。

“我和他谈过。他人挺有意思,可写的东西我不喜欢。”

“我是指有的目的。反正我要报个仇,就一定要报到底!我要想得到一个东西,就非要得到它不行。”小莉有点凶狠地说。这凶狠和她的活泼可爱简直不是一个人。

“第二?”小莉眨了一下眼,她说第一时并没有想到第二,但问第二也便有了第二,“第二,你又拉住了一支政治力量。”

“大家坐吧。”李向南连忙说道,“我这是随便来看看,看看大家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和需要,给大家搞点后勤。”

“那我每天可要教训你了。”李向南像长辈一样揶揄着,要拉开年龄的距离。

“我觉得你有。”小莉说着看了李向南一眼,调皮地笑了。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脸微微一红,低下头不说话了。

满屋人相互看看,都有些发怔。

在干休所又各家转了转,出来时,雨小一些了。小莉和李向南推车走着这段泥泞路。“你这个行动挺高明的。”小莉笑着说。

他对小莉风趣地嗔道:“你打听消息的手段够可以的,摸起县委书记的底细来了。”

“怎么个高明?”李向南故意地问。

“说得对。”李向南说。

“我们已经说了快一年了,总不能人一走茶就凉吧。”有个胖胖的离休干部大嗓门说道。

“为什么?”

小莉没有回答,看了看李向南身后还在远处伫立的林虹。

“问谁?”

“那是因为我早就不想了。我要真想达到一个目的,就一定要达到。”

“我有什么满意的。”李向南摇了摇头。他只觉得使离休干部继续发挥作用的设想有些意义。他随口问道:“你经常和谁这样谈政治啊?”

如果他爱小莉,问题或许简单了;如果不爱,则要谨慎地掌握关系,发展友谊。但实际上,他对小莉除了喜欢还根本没来得及做过任何考虑呢。现在,小莉对林虹的态度又把一个问题挑明了:自己对林虹将是什么态度?这是个复杂的、他现在不能回答甚至不能正视的问题。他现在需要用政治家的老练来处置感情关系。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吃苦的恒心。”

“那咱们骑车带上吃的,到官村去游。要不,我找辆吉普车,我会开车。”小莉兴奋地说。

“李书记来了?”人们招呼道。他们对一切来客都由衷欢迎。干休所里太寂闷。

“当然听。每次听完都要说我两句。”

众人笑了。

这不说话让李向南感到危险,他笑着转移话题:“你写小说怎么不和康乐多谈谈?”

“不知道。”李向南摇了摇头。

“你这话可是说到我们心里去啰。”有人感慨道。他举起手中的扑克牌往桌上一拍:“这从早到晚不知道干什么好。”

“好了,这路能骑了,咱们骑上吧。”李向南一挥手,两个人骑上车,冒着小雨向县城骑去。

小莉一下高兴了:“你小时候在陈村吧?我听我叔叔讲过。你那时候会游泳吗?”

“等到退休了,又是无聊发牢骚。我们来个化消极为积极。”

“如果有人妨碍你得到它呢?”

小莉沉默了一会儿:“你原来打算带她一起去插队吧?”

李向南心中猛然一动,他笑了笑:“我这就去干休所。你跟我一起去吗? “

“你说说。”人们都感兴趣地看着他。

“他肯定赏识你,他爱才。”

“那你不成了女克格勃啦。”李向南朗声笑了,完全是县委书记在揶揄一个年轻人了。他发现小莉的情绪是很容易改变的。

“那你别管了。”小莉低着头沉默了。

“第二呢?”

众人都笑了。

大家笑了,纷纷坐下。有不少人认识小莉,和小莉说笑着。人们围着李向南,你一言我一语地谈了一阵。

“两条还不够?你自己也挺满意吧?”

“最近县委开始搞整党试点,以后要全面整党。同志们可以到各处走走,看见什么不正之风,有什么贪赃枉法的,都替老百姓告上来。”李向南说,“这可都是义务的,啊?”

“什么叫编外作用?”一个人奇怪地问道。

“我比起他来可要板得多、严肃得多了。”李向南哈哈笑了。

“我昨天打长途电话问的。”

“咱们哪天一起游泳吧。”小莉兴致勃勃地说道,“顺这条河一直游下去,游四十里地,就到官村湖了。”

“那不是和你刚才的话矛盾了?”

李向南推车刚走了两步,一抬头,怔住了。小莉穿着一件粉红色雨衣,扶着溅满泥泞的凤凰车站在围墙旁。

“编外,就是编制之外嘛。”另一个人说。

“这是老干部的普遍思想负担。”李向南说,“以后,离休的干部越来越多,是个大问题。另一方面,老干部的工作经验可是我们社会不应该浪费的一大笔财富。所以我想请教大家,一起琢磨着解决这个问题。我有个总的想法。”

李向南说:“要让中青年干部接班,这件事的重要意义,老同志们全都理解,他们也不怕退休了没人管。他们最怕的是退休了没事管。要让你们成天管这五十四张扑克牌,你们都无聊得很。是吧?”

“什么需要?大门口那段路最好能修修。下雨天简直出不去。”有人说。

“好。”人们兴致盎然地说道。

小莉看了看李向南:“我去干休所了,没有你。”她的声音含着一种极力克制住的怨艾。

“还有第三招没有?”李向南又一次为这个姑娘的心计所动,脸上却很随便地一笑。

“小莉,你怎么找到这儿了?”李向南问。

“应该寻找各种形式,使离休干部人在机关之外,身在社会之内,继续发挥义务的、编外的作用。”

“想当女间谍?”李向南有些惊奇,他在自己的表情中又夸大了这种惊奇。

“说我满脑袋权术,不严不肃。”

众人喜笑颜开。

“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当个女间谍。”

“你们有个最大的困难和需要,可都没说啊。”李向南笑道。

“马上不行吧。我这个县委书记跟一个姑娘游泳,古陵老百姓要以为我神经病了呢。”

李向南说着不由得看了小莉一眼。小莉对这句话并没在意,她没想到林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