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一章:第十五章 下一章:第十七章

努力加载中...

“从经济上讲,我们遇到的压力就很大。”李向南说道,“资金短缺,资源紧张,就业问题,许多方面都对我们有压力。而压力远不只是经济上的。对经济的改革,因为牵动利益,既有物质利益,也有权力地位,还引起了政治上的矛盾。农村新经济政策不就曾经引起党内部分人强烈的抵触情绪吗?现在虽然大为缓和了,但也不能说完全消除,还在一定程度上潜存着,并且总是和目前农村中许多尚未解决的问题相联系。老龙的情绪不就是这样吗?又比如现在搞体制改革,用经济手段取代某些行政管理,按经济规律办事,这都在实际权力和管理上冲击了相当一批干部。你才搞一个改革设想,像组织部长老罗那样的人不就情绪很大吗?至于精简机构,必然要裁汰干部,这会引起这些干部及他们亲属的不理解。我才精简了县委办公室,小胡不就闹得不亦乐乎了?各种各样的压力还很多,它们在和我们工作中的某些失误、传统的习惯势力、‘左’的思想影响都联系起来,包括和现在党风不正、社会治安、青年人教育等社会问题在社会上引起的不满都联系起来,这一切汇在一起,汇成一个总体压力。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他双手好像端着一件很沉的东西掂着打了个手势,“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个总体压力的严重性,不从社会经济、政治、思想的总体战略角度来考察形势,没有深谋远虑的政策,就可能葬送改革。”

“是应该去看看她了。”康乐说。

李向南一下从桌前站起来:“来来,进来。坐下。”

“不要这儿动一下,那儿停一下,要全面推开。全局不动,一切局部改革都改不动。”

沉默不语。

“我是向南。”李向南接过电话说道。

“这里是不是有你的锦囊妙计?”康乐开玩笑地问。

讨论会一结束,人们刚一散,庄文伊就克制不住了:“这不是人家跳出来了。你越迁就,他们就越顽固。”办公室只有李向南、康乐和他三个人。

“好了,大家不要太激动。”李向南坐在长桌的一端,举了一下手中的铅笔笑着说,“都是为了把农业搞好。理解问题、看待问题上有分歧是正常的。但不要涉及同志间的关系。我倒希望你们能在观点上进一步深入地谈谈,争论争论。”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个县和一个国家是一样的。”李向南说。

“今天主要想和你具体谈谈电业局搞整党试点的问题。”李向南笑着递过烟,并把他让进了书记办公室的里屋。里屋是李向南的办公室兼卧室。靠北墙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堆着书报,南边靠墙放着写字台。两人就在写字台边侧对着坐着。

“可以派工作组嘛。”

“我的话,都写在你的检查上头了。”李向南说,“什么时候,你把电业局的不正之风整顿了,那时候再检查,连同总结经验。”

庄文伊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你没说服我。你太守成,这可能是你搞政治的结果吧。”他有些失望地摘下墙上挂的雨衣,“我的话可能太书生气吧,你也听不下去。咱们中国就是书生气太少,官吏气太重。”说完他拉门准备走了。“噢,有个情况忘了说。”他在门口说道,“有人造你谣言,说你和林虹过去是同学。”

“好。”李向南站起来,走到外屋拿起电话,“燃料公司吧?是你这个大经理啊?我是李向南。我还是问那件事,李村学校要解决喝水的那两吨煤你们批了没有?不能总让娃娃们喝凉水啊。……批了。……他们拉走没有?……还没有?你们是不是帮忙帮到底,有顺路的车给他们送去行不行?……有困难吗?已经这样考虑了?好,那我非常感谢了。什么?我惦记这事?噢,七品芝麻官就要抓芝麻事嘛。”

2∶00 到干休所

“我做了点民意测验。”李向南继续说道,“现在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把党风不正当作大问题。我们不应该重视吗?把这样先走一步摸索经验的任务交给你,你为什么东猜西想呢?”

“1979年,电业局基建科筹划着要给你盖个独家小院,叫你骂了一顿。群众没造谣吧?”

典古城身子略动了一下,一只脚往前放了放,仍然低着头抽烟。

“你这是啥话?”龙金生一下感到受了侮辱,“你们根本不懂实际。”

清晨冒着雨,小胡来到了县委办公室。雨靴唿嗒唿嗒地响着踏上台阶。摘下雨帽来,露出一脸的冷峻:“我要找李书记谈谈。”

“小胡,和今天开会内容无关的事等会下再说。”康乐劝阻道。

“你们是指谁?”庄文伊也有些激动起来。

“有思想准备,就不要紧。”李向南说。

庄文伊看着李向南,弹烟灰的手在烟灰缸上停住了,他没有听到过这个概念。

李向南蹙着眉心,面对着窗外的雨雾:“庄文伊刚才说的情况,你听说了吗?”他问康乐。

两个人都不说了。

话筒里传来郑书记的声音:“向南,我最近一直很想找你谈谈哪。”

“我哪敢有情绪?”话连浓烟一起冒出来。

“老龙,你不要带情绪,”庄文伊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过激,所以极力克制着说,“你家是西山上的,可能感情上抵触这种战略。可我们要搞现代化农业,就不能小家子气。要有从全局出发的战略眼光。”

庄文伊看了他一眼:“不光说是同学,有些话很难听。”他想说什么没说出来,拉上门走了。

“那你说怎么办?”李向南拈着一支香烟,思索地看着他问道。

“为什么两次都通报到了电业局头上?是不是有人说你是老顾的人,李向南就先从你身上开刀?”

8∶30 西山七公社党委书记座谈会

“我是反复考虑了的。”李向南说道,“一种干法,就是你说的,先不露锋芒,拉住干部,再看机会一步步来。那样稳是稳,但一个是太慢,一个可能永远推不开局面。还有一种,就是现在这种干法:先展开工作,打出旗帜,震开局面,赢得民心,取得政治上的优势,再回过头来做一些干部的工作,把政治优势转化为组织上的优势。”

李向南点点头:“就连老龙不也嫌我不懂农村实际吗?可另一方面,你看,庄文伊这样一批人还嫌我保守,对我越来越不满。”

“郑书记,古陵的情况,我很想详细和您谈谈……”

“退还给你。”李向南说,“这样的检查我不要。”

“嗳,”康乐站起来,伸手指着他,带点开玩笑地批评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9∶30 和电业局党委主要负责人谈整党

“我看不一定。”庄文伊说着欠起身,隔着桌子拿过李向南面前的火柴,嚓地为自己点着了烟,“向南,我说话不客气,你也是决心不彻底,一边搞改革,一边又怕得罪那伙人,老是顾虑某些干部中的保守情绪。”

康乐说道:“十点半讨论农村发展战略,不是有你吗?”

“这就是情绪。”李向南看着手里转动的铅笔,说道。

“老典,你对这件事很有情绪啊。”

5∶30 看城关公社蔬菜种植情况,有时间去城关中学

“这和照顾干部关系是有矛盾的。”李向南点头承认道,“可有的时候,就要有侧重,有决断。开提意见大会,一连气处理问题,那样干是有点猛,受触及的干部有情绪,可为了先冲开局面,必须下决心那样搞一下。其实你不知道,我一边朝前干,一边一直感到背后的压力。但我不敢分心,只能咬咬牙先打开局面”

本来纯粹是个观点分歧。

“这是战略研究,不是确定投资额。”庄文伊脸有些涨红了。

“我的态度一点不过分。”小胡从墙上摘下雨衣,呼塌一拉门,走了。

“我要和他个别谈。”小胡冷冷地说。

“顾荣去了一趟地区,他……”

“到时候咱们好好谈吧。不管什么情况,都要靠两条,一条是尊重实际,要实事求是;一条是尊重同志,要团结干部。……”

“那没必要。党委主要负责人是否得力,是这次选点非常重视的因素。”

李向南看着窗外点点头。

“讨论不是差不多了吗,我提点意见不行?”

非同寻常的话语与非同寻常的声调,使气氛一下子紧张了。

“为什么?”康乐诧异地问。

“情况我知道一些。前几天老顾来过一趟。向南,年轻的同志应该注意和老同志搞好关系啊。工作不要太急躁,和大家商量着干。老顾对你的工作还是很支持的,是这样吧?我们过去都是你父亲的老部下了,对你是很关心的。现在,古陵形成这个局面,要戒骄戒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你接着往下说。”李向南蹙着眉说。

4∶00 到粮食加工厂检查综合猪饲料的加工、售换情况

农村发展战略研究讨论会开到最后,果然冲突起来。

“说假如有什么意义?怎么就叫一亩海面产出五十斤鱼来了?老兄,那是一句话说着玩的?”康乐忍不住插话道。

就这样。这几天阴雨,路上不好走,若公社书记们不能准时到,请同后面安排换一下。另外,请挂电话:1,县煤炭燃料公司;2,黄庄水库管理处;3,县化肥厂。

“决心当然有。”

“在会上说,当着大家的面,有什么不可以?”

“那也是在会下谈为好嘛。”

“像顾荣、小胡这些人,现在对你情绪大得很。”

7∶30 召集工矿企业书记会

“我觉得现在要搞好改革,主要是几条:一条,坚决果断,不要拖拉;二条,用经济手段取代行政手段,大胆精简机构,裁汰冗员,用专业化、知识化、年轻化淘汰一大批庸吏。 工厂也要搞定员编制,精简工人,提高劳动生产率;第三条,大抓智力投资,我同意你抓教育这一条,要舍得花钱;第四条,加强法制。再一条,内外开放,要开够,大胆引进外资。至于搞农业,关键一条要有大农业、大食物观点,不说别的,光渤海大概就有几亿亩水面吧,假如一亩能产到五十斤鱼,光这几十亿斤鱼,就能折合多少粮食。”

“到后天你就知道了。”李向南也笑笑。

下午

办公室顿时一片难堪的沉寂。“这是闹什么情绪。”康乐无奈地一耸肩,摇着头坐下了。他用这种大大咧咧的态度帮助李向南化解难堪的气氛。

“这我知道了,还有什么?”

“先不急。这几天我正在开地区常委会,等过几天,你抽时间来一趟吧。古陵工作怎么样,遇到矛盾没有?”

“怎么没告诉我?”

“那是他们不了解。”

“那也得一步步来,没那么简单。”

“大家接着讨论吧。小胡,我到会下再个别找他谈。”李向南说道。

“听说了。”

“怎么统一?翻来覆去讲?龙金生还是龙金生的观点,庄文伊还是庄文伊的观点。这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不懂集约化。我只懂要讲实际。”

“可你老兄干得太猛,有些干部关系你来不及照顾。”

“我什么时候诓过你?”康乐拍拍他肩膀。他明白,因为把小胡调出了县委办公室,他对自己也肯定嫉恨着呢。

在“时间表”上面的空白处,有李向南今天早晨刚刚用铅笔作的批示:

“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很多人只是看到某一两点。有的人看到的是经济上某个困难,有的人是看到政治上某个阻力。但实际上,我们的改革面临的是一个总体的压力。”

“你现在该抓紧时间做他们的工作了。”

“正好相反,恰恰是很多具体问题难办。”李向南眼里露出深思熟虑的神情,“你说工厂搞定编,提高劳动生产率,那多余的工人到哪儿去?普遍就业这个压力就牵制着你搞定编。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相互制约的。你要闹出一千万人失业,不要说改革,连政局都不稳了。”

李向南看了他一眼,神情严肃地说:“不,你回去再重新考虑一下,县委也要重新考虑一下。”说着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几页稿纸递给典古城:“这是县委通报电业局后你做的检查,你拿回去。”

“有多少?一个问题,王村演戏的事,通报了你们。还一个,干部搞吃喝风,头一个又通报了电业局。是吧?”

“都很无聊。”

“你总得有全局的决心。”

“呆会儿,”康乐指了指外屋,“会上也要冲突一场。龙金生、小胡都参加。”

康乐把一张纸放到小胡面前,那是县委书记今天的工作时间表。

“好,我这就去。你去哪儿?”

典古城沉默着,把刚抽出的一支烟一下掐断。康乐推门进来,看见这情景一下站住了。

“改革,总要考虑多方面情况,总要估计力量对比。”

李向南挂上了电话。他看着外面哗哗的大雨,沉默了一会儿,拿下墙上挂的雨衣,一边往身上穿一边嘱咐康乐:“你中午抽时间去看看老顾,把这几天的情况和后天的安排向他汇报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李向南说着推起门后靠着的一辆旧飞鸽车。

“为什么没必要?电业局问题最多。”

对经验和知识的占有也是一种财富,触犯它同触犯一个人的经济利益和权力地位一样,也会引起强烈反抗。

“你这可有点像搞突然袭击啊。”康乐依然笑着说。

“多余的人可以搞劳动力输出嘛,到欧亚非各国去包揽施工,修铁路,搞基建,都可以干嘛。”

典古城咯吱吱压着椅子坐直身子,把烟头摁灭在写字台桌腿上,垂着眼粗着嗓门说了一句:“我可以接受任务。”

“那我明天去吧。”

李向南说:“这正是我忧虑的事情。”

小胡看了康乐一眼,他不相信。

“我认为,”庄文伊扶了一下眼镜,从两张方桌拼成的长桌边拉开椅子站起来,指划着背后墙上的古陵县地形图对大家说,“咱们古陵好比是中国的一个缩影。西部是山区;中间是半山半川的丘陵;东部是平川。总的来讲,可以把全县分成东、中、西三部分。我们的农业发展,对西部山区应采取放宽政策,农业上广种薄收,让农民自己解决好吃饱肚子的问题就行了,同时大力发展家庭和集体副业,大搞多种经营。对于东部,这里是平原,有水利灌溉网,我们近几年应把主要资金投放在这里,搞集约化,提高这儿的粮食、经济作物的商品率。对于中部,这是西部山区和东部川地之间的结合部,我们近几年可以采取维持现状有所发展的方针。这里潜力很大,几年以后,我们应该把资金大部分转向这里。总起来从地理角度讲,战略方针应该是:现在重点发展东部,将来重点发展中部,用放宽政策和适当投资发展西部。”他摘了眼镜,擦着额头的汗,坐下了。

小胡对他的亲热没有任何反应:“你不要支吾我,我只和他谈二十分钟。.”

“我抽中午时间去趟陈村,到干休所看看。另外到陈村中学去看看林虹。”他这两天把自己过去与林虹的友谊告诉了康乐。

典古城一声不吭,嚓地又点着了一支烟。

“但是,另一方面,电业局整个说来,党风不正的问题比较严重。为什么这个第一把手只管自己不管部下呢?”李向南又站起来,在屋里踱了两步,面对着典古城站住:“那次宴会你不但没有管住,因为怕和部下闹僵,自己不也卷到里面去了?”李向南沉吟了一会儿,严肃地说:“这正好说明问题的严重。党委书记虽然知道原则在哪儿,但是只能律己,不能律人,一管别人,自己就可能站不住脚,所以只能是嘻嘻哈哈打马虎眼。”李向南目光严厉地接着说道:“要在整顿电业局党风的过程中也整一整这个当书记的软弱无力。如果他不能强硬起来,这个第一把手就应该撤换。不看他是谁的人,看他为不为老百姓做事。”

“为什么不实际?一个是现有耕地集约化经营,一个是综合利用资源多种经营,这两条是农业发展方向。”

典古城把那几页纸抓过来塞到口袋里,站了起来:“我走了,李书记。”他简单说了一句,弯腰拿起靠在墙角的雨伞,拉开门步伐很重地走了。

“什么战略也不能守着地图研究出来。”龙金生执拗地说。他搞了几十年农业,对一套老经验又习惯又熟悉。

典古城惊愕地看着年轻的县委书记。

上午

“真理从来是简单的。”庄文伊扶了一下眼镜固执地辩论道,“现在,许多问题都是人为把它复杂化了。又要改革,又要顾及一套臃肿体制。就像你吧,明明是主张改革,可现在处在掌权的位置上,首先就要考虑自己的地位。左思右虑,和小胡、龙金生这样的人费时间磨嘴皮子,被束缚住了。”

“他怎么了?”康乐问。

嗬,火还不小呢,准备闹事啊?瞅着他的背影,康乐笑着一摇头,又忙着去安排办公室那紧张的一摊。但是,小胡那唿嗒唿嗒的雨靴声老在他耳边响着。他们究竟想闹成什么样呢?他知道,顾荣前几天去了一趟地区,名义是去医院看病,实际上肯定去找郑书记了。过去,老郑在古陵时,顾荣和他还颇有些不大不小的矛盾,在康乐的经验中,一二把手一般很少没矛盾的,现在,一上一下成了领导与被领导,重要的是和李向南抗争了。这几天,年轻的县委书记在各方面开始遇到麻烦,闹不好,古陵真要有场恶战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你李向南干得这样不同寻常,这不同寻常就是你最大的危险和困难。得了,没时间多想了,办公室里里外外的几摊事使他无暇顾及别的。自从李向南来了,一向慢节奏的县委机关,变得有点像指挥作战的参谋部那样紧张忙碌了。

典古城俯身抽着烟,沉默不语。

“李书记今天一天都排满了。老兄,实在没时间哪。要不,你晚上找找他?”

“没怎么。”李向南站在窗前若有所思地说。

“怎么不对?”李向南问。

由于出乎意料,小胡的目光在眼镜片后面迟疑地闪烁了一下,但立刻又变得坚决了,“我只要提七个为什么。”他说,振振有辞地把一个又一个“为什么”抛了出来:“第一,为什么要全盘否定古陵县以前的工作?第二,为什么不信任本地区的干部?第三,为什么不尊重老同志?第四,为什么下车伊始哇啦哇啦?第五,为什么独断专行一个人说了算? 第六,为什么搞团团伙伙?第七,为什么不尊重其他同志的实际工作经验?”他每说完一个“为什么”,都有意停顿一下,以加重语气,“最后,当领导的应该想一想,为什么现在干部对你有这样大的意见?……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要说的完了。”他合上笔记本,站起身,拉开椅子就往外走。

“那些具体问题都好办,关键在于敢不敢大胆改革。”

小胡看了康乐一眼,垂下眼帘,目光从上往下扫着。

“你是不是想来个更漂亮的干法?”

“那可以再通报嘛。”

“找我有事?”

7∶00 和县委办公室谈提高工作效率

康乐从外屋推门进来:“要通了——煤炭燃料公司的电话。”

李向南放下电话回到里屋,在屋里踱了两步站住。“我们接着谈。”他坐下来,说道:“之所以选电业局试点,是因为我看到了这样一条。”他把铅笔放在桌上,写字台玻璃板上一声轻轻的脆响,“这次提意见大会上,群众对干部特殊化、违法乱纪提了很多意见,可是,对我们电业局的党委书记兼局长这个最有油水的衙门的第一把手,没有提出一条这样的意见,大小都没有。这一点难能可贵。”

“是。你今天通知下去,还按原计划,后天,县常委全体,还有各部局负责人,调研室、办公室全体,一起到下面转一圈。”

“改革没那么悲观,起码一个县没有那么复杂。”

李向南沉默了一下,又问:“还有什么动态?”

李向南沉默了一下。关于电业局的种种不正之风,县委最近已发了通报。“如果你对整党试点这件事缺乏思想准备,可以提出来。”他严肃地说,“在一个党委书记没有决心的单位,任何整党整风都是无法搞的。”

“我说两句。”一直与李向南面对面坐在长桌另一端的小胡这时打破了沉默。他咬了咬嘴唇,目光落在眼前的桌子上,很不自然地静默了一会儿,“为什么一谈问题就要涉及到同志间的关系?为什么古陵会出现这种不正常?”

康乐一下挺直身子:“我早就跟你分析过,你一上任就嘁哩咔喳解决问题,得了民心,失了干心,会越闹越被动的。你不如一上来先悠着点,慢慢把干部团住了,再一点一点推开局面。”

“向南,这两天气氛可不对。”康乐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倒,跷起二郎腿说道。一没旁人,他对李向南就变得同学之间一样随便。

10∶30 农村发展战略研究讨论

“连集约化都不懂,那还研究什么农业发展战略?”庄文伊说。

“老百姓都是拥护改革的,这就是最根本的力量。你只要大胆改革,老百姓得了利,就会坚决支持你。”

“越这样,一部分干部越对立。青天是最难当的。”

“不,”李向南严肃说道,“中国的国情比我们想象得复杂得多,我们要多方面考虑,改革面临着压力。”

“遇到一些矛盾,我……”

小胡看完,咬住嘴唇沉默了一会儿,哗地拉上雨帽,转身走了。

“电业局当然应该是点了。”典古城粗着嗓门撂出一句。说罢转过身,两只胳膊支到大腿上,低着头狠狠抽着烟。

时 间 安 排 (星期一)

“是同学。”李向南答道。

“有压力,当然谁都承认。”

“我不同意这个方针,不实际。”坐在他对面的龙金生一边垂着眼卷烟一边说。

“那也不实际。”龙金生还是慢腾腾地卷着手里的烟。

“什么叫突然袭击,提意见还要节目预告吗?”小胡一下子恼了,他转向李向南道,“书记,我能不能说?”那气势颇有不让说站起来就走的劲头。

“顾荣过去是你父亲老部下吧?听说他们要给你父亲写信汇报情况。”康乐接着问道:“你现在最忧虑的是什么?”他在一旁坐下,拿过李向南的烟对着了自己的烟,“群众还是很理解你的。西山的老百姓现在都叫你李青天。”

“李书记在吗?”电业局党委书记典古城出现在门口。

“可不管什么改革也是从局部开始的呀。”

“说吧。”李向南慢慢转着手中的六棱铅笔,很宽和地看着小胡,“看来你是有准备的。但最好丢开你的准备,放开说,越坦率越好,不要有任何顾虑。”

“有人说你顶多在古陵呆一年,省里让你锻炼锻炼,过一年就走了。这是让干部不敢往你这儿靠。你不要小看这一条。”

电话铃急促地响了。康乐接过电话,听了两句,递给李向南,是地委郑书记打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