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努力加载中...

顾荣鼻孔里无声地哼了一下,转身要走。

顾荣站住,立刻反应过来,想见到这里的一切,脸色又变了过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看你清醒不清醒?他重新抬头端详这副对联,眼前浮现出小胡那针对李向南的充满敌意的目光。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顾荣不满地批评道。

什么叫早晨“也”转转?他顾荣还要跟着李向南学吗?但是,顾荣并没有流露什么。他沉稳地点点头:“我这是多年老习惯啰,古陵的县委书记来了去,去了来,换了多少任,我这副书记就多少年还在古陵街上转。”他说着略挺起肚子风趣地笑了。对这个李向南亲手提拔的年轻人,他也要尽量笼络。从对方营垒中挖出一个胜过己方十个。再说,康乐和李向南又能有多深关系?年轻人和年轻人其实常常是最难处的,这是自己有过的经验。

“那有什么?”顾荣有些不耐烦,边说边迈开方步往外走。

“你这两天不在学太极拳吗?懂不懂因势利导,顺势化劲,四两拨千斤?”

顾荣点点头,擦肩过去了。原来,这位老师的“你也转转”,也是指他在李向南之后。难道不是他在古陵每天早晨转了多少年吗?怎么现在倒成了“也”转转啦?看来今天又要和李向南碰上。不碰上是不可能的。一个古陵县城太小了,容不下他们两个人。他不愿意和李向南相碰。难道自己憷他吗?不,他不会这样承认。他不憷任何人。他什么都经过,什么都能应付。

“怎么办?”顾荣冷冷地看了冯耀祖一眼,刻满有力皱纹的大脸盘上浮出一丝不屑,“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就这么办。”

“这是向南贴的?”顾荣一抬头,看见县委书记办公室门上的对联,脸色有些难看。特别是第一副对联,白纸黑字,刺得他有些悻恼。

“顾书记。”康乐站住打了个招呼。

“这一条,得道多助,是小胡一早情绪老大送来的。”康乐这才来得及把话又补充上。

两个星期来的事情说明自己的估计太不充分,始终不充分。这十几天的事情,现在回顾,简直难以想象。他没有时间往回想。小莉刚回来,怎么也和李向南跑到一起了?姑娘在这个年龄是最容易被迷惑的。年轻的县委书记是很有政治谋略的。看来,他又在小莉这个特殊的棋子上运用手腕。

如果问他有什么特点,几乎很难说他有什么突出的特点。特点就是棱角,有那么多棱角对于搞政治是并不适宜的。或者说他很全面,或者说他没任何特点。既有一定的文化(有,但并不太多。这个分寸对于一个真正的领导干部形象是很重要的);又有相当的经验。适度的耐心,适度的果断,适度的和蔼,适度的严厉,适度的风趣,适度的幽默,适度的谦虚,适度的威严,适度的原则性,适度的灵活随和。一切都是适度的,可以说他是个标准的领导干部。

“顾书记,你早晨也转转?”康乐换了话题。

“我尽量做到开明。”

小莉注意着,叔叔和李向南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顾荣目光中含着批评,看着冯耀祖爱护而又讽刺地哼了一声,又朝前走了。这些人吃了一辈子政治饭,也没学会怎么当领导。

他当然不会退却。他每天清晨散步更一天不漏,更早。

李向南沉默了一下:“老顾,我希望你能不失道。”

顾荣又不满地看了看他:“就这些?”

他和什么样的对手没交过手?会败在这个年轻人手里?

冯耀祖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那会下谈有什么必要?”

“这像什么样子?”他皱着眉头说,“一个干部,跑到县委书记门口来贴这样的白对子,简直不成体统。”

“是你得道,别人失道,是吗?”

顾荣抬起眼,两个人的目光冷冷地相遇了。有几个人匆匆走上城门楼,公安局局长,法院院长,纪检委的老魏。“那好,我先去会上了。”顾荣说。

每天早晨在县城转一圈,也是顾荣的习惯和享受。

“大知识分子啊。”顾荣淡淡地叹道,然后和善地摆摆手,转身走了。他见不得李向南这一套。来古陵没两天,要这书,要那报,没有就让订,到地区到大学去找。就是当省委书记吧,也不一定要摆这个谱。

凭这点,他不是更能掌握住他吗?

“这就行了。”顾荣脸色和缓了。恩威并施原是政治家的必要手段。“没条件,形势不成熟,宁肯稳稳当当坐在那儿不动,不要毛毛躁躁的。”他谆谆教导地说,“搞那些说三道四、流言蜚语没多大意思,别鼓捣那些小聪明。你不是会下象棋吗?有时候局势僵着,需要走两步闲棋。”

“就这些。”冯耀祖小心地看着顾荣。

万事适度,这不是政治老练的标志吗?

顾荣含笑点点头。除了对自己的亲信,他对其他人向来是和蔼的。

“是,”康乐看着顾荣的表情说明道,“向南说他很喜欢这副对子,自己把它贴上了。他还嫌不够,又添了这一副。”

“顾县长,您也转啊?”迎面打招呼的是中学校的一个数学老师,“李书记刚转过去,您又转过来。你们当领导的都愿意早晨转转,体察民情吧?”

“……懂,懂。”冯耀祖依然似懂非懂。

“我九点半也去。”李向南说。

“什么叫‘有机会才下手’,这是共产党的语言?”顾荣又微微瞪起眼,略含不满地嗔道。

“又应该是两套。”李向南笑笑,“从大道理上讲,是一套;从小道理来讲,总应该是两套。”李向南停了停,很诚恳地说:“你是我父亲的老战友,我的前辈,这关系总不一样。”

“会上会下还需要两套?”顾荣冷淡地说。

“李向南、庄文伊他们呗。噢,那个林虹也回来了。”

“啊……”冯耀祖满脸堆笑,“什么事要因势利导,实事求是。”

他出了县委的青砖围墙大院,到了街上。快七点了,商店饭馆都在纷纷准备开门。清真小吃店里的豆腐脑、油炸糕满街飘香,隔着窗户,可以看见穿着白褂子的厨师在晃来晃去地忙碌。一条黑狗响着脖铃,摇着带白尖的尾巴从街上跑过。人们照例和他尊敬地打招呼。“顾书记。”“顾县长。”他也含笑点点头,摆摆手。精神操开始了,他稍稍变得愉快温和。但是,他头脑中还萦绕着古陵县的政治局势。在今天的提意见大会上,李向南会怎么样呢?

“是。”康乐答道,他观察着顾荣脸色陡然变阴,觉得很有意思。

顾荣背着手看了看城楼下面,“你觉得你很清醒吗?”他想到了那两副对联。

“他们是谁啊?”

“你说的当然也对。”李向南说道,“可是,就是书记和副书记之间,也可以个别谈谈嘛。”

冯耀祖愣怔地站在那儿。

“是,我觉得我很清醒。”李向南的神情变得有些冷峻,他也想到了对联。

“我希望你不要寡助。”顾荣看着李向南,阴沉而又不无讽刺地说道,“否则得道寡助,岂不矛盾?”

“是啊。”顾荣随手翻了翻康乐双手抱的书刊,“……《经济战略学》,《中国经济问题研究》。这是杂志,《经济动态》,《中国社会科学》……你这是闹什么呢?”他关心地问。

他今天必须碰见李向南。

“这关系和工作没关系。你父亲无论到什么时候也是我的老首长,你是老首长的儿子。这一层永远不会变。你到我家吃了住了,都尽可以像回家一样随便,可县里的工作是另外一回事。你是书记,我是副书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会上谈是会上谈,有些话呢,是该在会下谈的。”李向南站在城门楼上望了望远处,对顾荣尊重地说道。小莉离开几步倚着门看着两人谈话。

“我懂。”这下,冯耀祖真懂了。

“谁让贴也不行,对领导有意见可以提,搞这些名堂干什么?你通知胡小光,自己贴的自己来撕了。撕完了,准备做检查……岂有此理。”顾荣一瞬间感到这件事是个可以大做一下文章的政治题目。借此,可以大大激化胡小光及一批干部对李向南的敌对情绪。许多重要的时机都是这样凭经验在瞬间抓住的。抓住一个具体时机,胜过几大篇苦思冥想。

他也果真碰见了李向南。在城门楼下的人群中,在城门楼上的接待站办公室里,他看到了李向南那赢取民心的表演,看到了他收拾干部的耍威风。

“您是老古陵了。”康乐也笑道。

“要从容点,看着情况来,不要帮倒忙。这能懂吧?”

当他背着手在清冽的空气中从这条街慢慢走到那条街时,能在人们笑脸相迎充满敬意的招呼中,感到一种当家长的权威地位和心理满足。这是他每日清晨必做的精神操。再瞌睡倦怠,一做这套精神操,也便舒畅抖擞起来。但是,李向南来了这两周,不仅在各个方面侵犯他的利益,居然也和他争夺起这个特权。顾荣清晨在县城踱步而行时,不时与李向南相撞。这让他恼火。因为一见面,他就想到李向南是县委第一把手这个巨大的现实。他顾荣虽然是老古陵,根深叶茂,权重威高,但是,人们对第一把手的敬重和笑脸绝不会比对他的少。

“向南让贴的。”

“今天早晨小组讨论会上,他们就干开了!”

“如果这样,大概只是暂时的。”

“应该是一套。”

这位顾荣连他的举止言谈,音容笑貌,包括开会时讲话的神态,抽烟喝茶的架势,握手的握法,见了年轻人一边握手一边轻轻拍拍对方肩膀的亲切样子,叫小鬼的叫法,嘘寒问暖时关怀的风度,都像我们电影银幕上领导干部的标准形象。他自然要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别人啰。

“向南自己贴的?”

李向南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北京学生,在农村当过几年生产队长,后来被调到省调研室。1977年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回到省委,这次被任命为县委书记。就这么点经历,他能老练到哪儿去?再说,他和李向南还有一层特殊关系。解放战争刚开始,李向南的父亲曾在包括古陵及周围几个县在内的特区担任党委书记,那时,顾荣给他当文书。说起来他是李向南的叔叔辈。

顾荣走了两步站住,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训斥道:“以静制动,懂不懂?”

和李向南照面就照面,越是照面,越是让他意识到清晨出来散步的必要性。今天早晨为了去车站接小莉,他四点钟就起来了。这会儿回到家,虽然有点疲困,但一看表,还不到七点,他又背着手出了家。

“这些书是向南让我帮他找来看的。”

顾荣不自然地点点头。闹了半天,是这么回事。他又瞥了一下那副对联:求通民情,愿闻己过,看你开明不开明?这又像是针对他一样刺眼了。

“我懂了,什么事有机会才下手。”

“你觉得你很开明吗?”

1945年在古陵参加革命,一开始当文书,也是个蓬蓬勃勃的楞头青。解放后在县里当干部,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在县里许多“衙门”干过,很有些跌宕起伏。几十年来历经运动,用他的话讲,正面经验反面教训都有。他总算真正了解了中国国情,懂得了主观要符合客观。每想到此,他不胜感慨。现在,他有了一整套习惯性的经验,有着一整套政治章法和条件反射。他总能恰如其分地适应各种环境。论能力,他或许可以管一个地区,甚至管一个省,他思想深处十分自信这一点。但是,他也有一言难尽的种种曲折,始终不得施展他的能力。搞政治,条件和机遇常常比才能更重要。对于这一点,他也有他的理论解释:条件和机遇是客观的,才能是主观的,客观决定主观。这不是唯物主义的结论吗?

“那……该怎么办?”冯耀祖略哈着腰跟了两步,小心翼翼地问。

他家在县委后面。出小院,进大院,便到了县委机关。康乐和县委图书资料室的干事李小芹各在胸前抱着一大堆书刊过来。

现在,他要和自己在大会讲话前“交换意见”。

他顾荣自己呢?

同一种意思有多种说法,这是人类的语言艺术。冠冕堂皇的言语比露骨的言语更含蓄,因而也更可怕。

刚出院子,冯耀祖低着胖脑袋迎面而来:“顾书记,我正找你。”

“这是向南自己亲手贴上的。”康乐却又添上一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