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努力加载中...

离招待所越近,对她的指点和议论也越厉害。路边相挨着一个百货商店和县剧团,院门站着一群女人,她们对林虹的指点和议论格外劲头十足:“这是个风流寡妇。”“可你看她那样子,装得还挺正经。”“越风流的人表面越正经。”“你问她?她过去就因为作风不正派,呆一个地方臭一个地方,最后躲到咱们古陵来了。”“她结了几次婚?”“谁知道,听说她男人发现她是破鞋,不要她了。”“哟,这样的人还能当老师啊。”

“人家开会,我随便参加,算什么呀?”

林虹双手在前提着书包站在一边,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

“开会名单不是你定的吧?”小莉含着一丝讥嘲打趣地看着小周。

“一天解决十四个,怎么解决?”林虹问道。

“像她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还要她?”一个胖乎乎的售货员瞥着白眼,显示出她有个名正言顺的丈夫,虽然她经常挨丈夫打骂。

“你要记住,身教重于言教。上梁不正下梁歪。是吧?”林虹像没听见对方嚷似的,依然平和地看着对方说道,然后转过身,“小周,咱们走吧。”

“噢,这是老傅,傅红花,县剧团副团长,是咱们县常委冯耀祖的爱人。”小周连忙介绍道。

“跟吴嫂的事一样,把每件事情各有关方面的人都找来,都是当场研究当场决定的。十四件事都按钟点排好队,七点钟解决拖拉机站坑害农民的案件,预先就通知有关人七点以前准时到;八点钟解决张庄大队干部殴打小学教师的案件,预先就通知有关人八点以前到。原告、被告、各方面的干部、批示过这个案件的常委、信访站的、司法部门的,都来。一个案件接一个案件检查解决。一天解决十四个积压案件,有的积压几年了,这一下就把全县轰动了。”小周眉飞色舞地讲着。既有对新来的县委书记的由衷崇拜,也有对林虹的特殊热情。

林虹脸色变得苍白,嘴唇不易觉察地纤颤着。这是舆论对弱者的残酷宰割。她依然略仰着额头目视前方很沉静地走着。她的沉静使那群女人议论的声音更高了:“这不是把接待站的小矮个儿又勾搭上了。”“呸!”一个很响的唾声。

“现在关于县委书记的故事可多了。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小周露出卖弄的神情,“现在写上一条反对官僚主义的大标语,他就是这条标语后面的惊叹号。”

议论和辱骂的声音越来越大,故意想让林虹听见似的。

前面就是县招待所,大门外沿街堆满了嗡嗡闹闹的人群,三三两两、一簇一堆地延伸到这儿。他们在人群前走过,林虹立刻受到了人们的注目。

顾荣和蔼地点点头。

傅红花紫红的胖脸更紫了,被堵得好几秒钟说不上话来。“我不用你来教训我!”她突然气急败坏地嚷道。

“这种女人臭塌了。”一个细骨伶仃的中年演员轻蔑地骂道,这是在显示她有个好名声,虽然实际上她可能名不副实。

林虹不仅在脸上而且在心里都微微笑了。这个年轻人天真得像个小孩,怪有趣的。至于他对自己的特殊热情,林虹早就觉察了。看着他和自己并肩走时极力直着身子,伸着脖子,好使自己显得高一些的下意识行为,林虹便觉得可笑又可爱。她知道怎么既不伤对方自尊心,但又保持有明确界限的距离。拒绝爱情而又保持友谊,这对于任何一个被爱慕的女性来讲,都是最复杂的外交艺术。小周一路上的讲述,使她清楚了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古陵发生了巨大变化。新来的县委书记两周以来富有魄力的除旧布新,已经深刻触动了古陵县的利益结构。

“他来古陵半个月就能掌握这么多人的情况?这个县委书记有多大年纪,从哪儿调来的?”

“你这是接的你的谁啊?”胖女人打趣地问小周道,然后又转向林虹,亲亲热热地大嗓门问道:“你是从哪儿来啊?”

林虹气得嘴唇一阵哆嗦,她克制住自己:“小周,这位是谁,你不给介绍介绍?”

“哦。”

“第三天早晨准七点,我就把常委批示了还没解决的案件调查统计给他送去了。结果当天就打印出来发给县常委每人一份,而且当天就在县常委会上进行了讨论。这种工作效率,你能想象吗?”

“这么多人,我不去凑热闹。”林虹说着转过头朝后看了一眼,停住了话。她看见顾荣推着自行车同顾小莉已经走到跟前。她没看见李向南刚刚和顾荣他们分手。

小周看了看林虹,沉默不语了。

“第四天更神,就是在县里已经传遍的:李书记在一天内亲自解决了十四个老大难的群众上访案件。从早晨一直到半夜,我都在场。”

林虹脸上露出一丝自嘲:“我算什么焦点人物?”她无意当这种焦点人物。她只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冲动才捅了一下马蜂窝。她至今为此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召见我第二天,我们信访接待站就贴出布告了,李书记通知的,常委接待日改为逢五、逢十。”

“听听会怕什么,就是开会名单上没你,也可以去嘛。”小周说。

“小周。”叫他的是小莉,旁边扶着车站着顾荣,“你过来一下。”小莉口气中有一种不容违抗的意味。

这时,那个像麻袋一样肥胖的女人突然叫起来:“小周。”

林虹慢慢转过头,冷冷地朝那儿看了一眼,又继续朝前走。小周低着脑袋,他隔着空气能感到林虹身体的颤抖,但是他没有勇气出来维护林虹。

但是,随后的几起几落,“高干”子弟们似乎都没事了,林虹却要被调到最偏僻的山区去教书,她单身宿合的玻璃也接二连三被打碎。打击报复落在她头上,同时也有不少人站出来支持她,陈村中学的领导就抵制了上边的调令。在两种势力的冲突中,林虹很快成了焦点人物。这已是有几个月的事情了。

林虹依然淡淡地笑笑,但此时她真的有些感兴趣了。看来新来的县委书记确实有点传奇色彩。

“不正经。风流货。”她们又共同用嗤之以鼻的斥骂来表现自己的正派。其实,对“不正经”的过分义愤,往往是因为自己就不正经;对“风流”的过分义愤,则常常反映着对风流的羡嫉。

“他叫什么?”

县剧团的副团长,一个胖得像麻袋的中年妇女议论得最起劲。我们往下就会从她身上看出,对林虹的舆论毁谤来自怎样深刻的利害背景。而女人的嫉妒,也在这里表现出全部恶毒性。有人嫉妒林虹的美貌。有人嫉妒林虹走路时沉静文雅的风度。有人嫉妒林虹的文化教养。总之,人人嫉妒自己认为有但实际上没有的东西。在嫉妒时,人人又显示着自己的优越性。

在人群的注视和议论面前走过时保持常态,这需要勇气和自制力。林虹不愿意自己成为新闻人物,她知道,那对于一个漂亮的独身女性要承受多大的压力。然而,事到如此,她也有足够的忍受力。一个人只要知道自己应该轻视什么,而且能确实轻视它,就能获得坚强。

他们走在火车站通往县城的路上。林虹一出火车站没多远,就碰上了跑步晨炼的小周。他的弟弟是林虹班上的学生,林虹家访时认识了他。这个单身小伙子对比自己大三四岁的女教师一直有着特殊的关心。

“这个名字又普通又怪吧?”小周抓了抓头发,炫耀地笑了一下,“这是李书记提议召开的。全县上上下下,不管是谁,只要你对县委领导提过意见、提过建议,不管是什么方式,写信了,报告了,谈话了,告状了,上条陈了,就都请了来。一千多人的名单都是李书记一个个审定的,听说其中有四百多人是他亲自提名的。”

看到林虹的神情,小周一下子有些局促不安,不知说什么好了:“我不是说你过去是焦点,是说你现在是焦点……这次提意见提建议会上,大家都把你受打击迫害的问题提出来了。”

“你这是闹什么,犯不着理她们。”

“是。”

“你就是林虹啊,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反潮流的英雄啊。”

小周看了看林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完全清楚小莉对林虹的敌对态度。

“这是陈村中学的林老师。”小周连忙解释道。

小周不得不停住。

“林虹,我……”他困难地说道。林虹宽谅地笑笑。她的心在那一场酷刑后还在哆嗦,但她的脸却能平静地微笑。“我……你拿上旅行袋,我回去骂她一顿。”小周把旅行袋塞到林虹手里,转身要走。

“现在,新来的县委书记为一方,顾县长为一方,两方尖锐对立。”小周用两个拳头使劲相抵比划着。

“别觉着自己了不起。”林虹那把对方看得明明白白的打量激恼了小莉,她看着林虹的背影,低声冷笑着。

“李书记还没表过态,是这次提意见、提建议会上各小组提出来的,呼声很强烈。”小周解释道。

林虹略犹豫了一下。

两个人又往前走了。后面还在骂什么,林虹不去管了。一个人只有不断把过去抛在后面置之度外,才能往前生活。小周低头走着。他被疚愧压迫着。一个男子汉在自己爱慕的女性受侮辱时不能挺身而出,是最大的懦弱。

“那你管谁开会谁不开会呢,谁没资格开会,自己不清楚?”小莉嗔笑着,“有的人就怕见人,见不得人,你硬要把人拉进去开会,那不是难为人家吗?”

“你做家长的以后要好好教育孩子。是不是?”林虹像老师耐心劝诫学生家长似的温和说道。

“他姓李,你看,”小周来不及回答她的问题,一指前面,“那不是开会会场。”

“当然不是。”

半年前,林虹向省报写了封信,检举古陵县领导徇私舞弊。县常委的几个子弟,为首的是县委副书记兼县长顾荣的儿子顾小荣,走私贩运大宗银元,触犯刑法,该捕的不捕,该判的不判。这原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在县委、公检法系统内部有矛盾斗争,几起几伏,影响很大。但是,在古陵,这是最高一级的“高干”子弟走私,法律在权势面前畏缩了。由于林虹的检举,省报来了记者。“高干”子弟走私一案才又闹开了。林虹被卷进了旋涡,成了引人注目的人物。

“我不想当他们政治斗争的工具。”

“我,我是早晨跑步来的,碰上她……”小周脸涨得通红解释着。

“是挺有效率的。”林虹淡淡地笑了笑,显出一些感兴趣的样子应和道。她是个很知道尊重对方但又不失分寸的女子。

林虹似笑非笑地看了傅红花一眼:“你叫傅红花?”她平和地打量着对方,“你的儿子也是因为走私银元被抓过吧?”

“是吗?”林虹看着路上三三两两去县城赶集的农民,又表示感兴趣地淡淡应和着。寒凉的晨风从山那边掠过川地嗖嗖地吹来,带来黄土的气息,炊烟的气息,麦的清香。一个头扎白手巾的农民挑着两大捆扫帚,哼着戏曲一颤一悠地从旁边擦身走过。

“小莉你……”小周气愤得说不上话来,他回过头。

胖女人赶到前面,迎面挡住小周和林虹,“你这是去车站接人了?”她看了看小周手里的旅行袋,有意高声说道。

“他挺年轻的,三十来岁,省里调来的。原来也是你们北京学生。”

这就是县委书记召见我的情况,那是他刚到古陵第二天。”小周一边走一边佩服不已地说道,“真是雷厉风行的工作效率。”

“你这样太不好了。”小周说道,转身也进了县招待所。

“那……”小周看了一下旁边一堆堆的人群,他俩已经走到招待所院门口,“你今天参加会吧。到会上找李书记告她。”

林虹已经丢下一个对小莉的冷冷打量,转身走进招待所大门了。

“什么叫我‘也——’回来了?”小莉开心地咯咯一笑,“这是在开提意见大会吧?”

傅红花一时张口结舌。

“开会名单中就有你。上午李书记做总结报告,你不赶上听听?”

“小周,你来,我和你说点事。”小莉的声音显得温和多了。

小周看了林虹一眼,别别扭扭走到小莉面前。“小莉,你也回来了?”他不太自然地笑笑,“顾县长,您去接小莉了?”

顾荣冷冷地看着林虹的背影,只有他才清楚林虹和小莉还有一层什么关系。

“对立什么啊?”

“他们两个人明显就代表两种不同的色彩和势力啊。”因为和林虹讲话,小周还特意用了“色彩”这样文雅的字眼,“林虹,你还是这场冲突中的焦点人物呢。”

最先投射来的是男性的注视。林虹感到了,那是一切漂亮女性都应习惯的特殊境遇。接着有更多的目光转向她,是由一些认得她的人的窃窃低语的介绍引起的。“那是林虹?”“是,那个就是林虹。”人们交头接耳的说话声她能隐隐听见。她毫不在意旁若无人地走着,并不时微笑着和小周说两句话,帮助小周摆脱在众人注视下的困窘。

“新来的县委书记对我的事表态了?”林虹问道,她觉得刚才的态度有些过分。

“什么叫提意见、提建议大会啊?”

“小周,你过来呀。”小莉有些不耐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