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关注的柯云路文学现象

下一章:变脸作家的不变追求

努力加载中...

《十年梦魇》 (系列小说)

《牺牲》 (长篇小说)

《汾城轶闻》 (长篇小说)

此次出版的柯云路作品集是作者二十多年文学创作的一次集合与检阅,之后将陆续推出:

何镇邦则认为柯云路在这部作品中的叙述已经完全成熟了。

柯云路还是百科全书式描绘当代生活的作家。

《新星》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也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具有突出意义的政治小说,同名电视剧曾造成至今也鲜有过之的轰动效应,三十岁以上的人很少不知道《新星》主人公李向南的名字。近二十年过去,《南方周末》等多家媒体再度提起《新星》时,将它称为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长篇小说。

《蒙昧》 (长篇小说)

在大陆则曾被称为“县委书记从政指南”。

现在,到了再度评价他文学作品的时候了。

《龙年档案》是作者继《新星》出版十八年之后推出的又一部政治小说。

《黑山堡纲鉴》 (长篇小说)

文峰

柯云路1980年以短篇小说处女作获全国奖而初登文坛,从此一发不可收。

《芙蓉国》 (长篇小说)

因为这部小说是在经历一段坎坷后出版的,被出版它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称为柯云路“重返江湖”之作。作品一出版就引起了广泛关注。许多文学评论家对这部作品做出了积极评价。

透视柯云路八十年代的创作,我们也能够觉察出其有过随从当时文学发展主流的意愿,但终因其自身的独特品质太强势而未能完全拧动自己,结果多少有些偏离文学时尚而显出孤傲一方。

《青春狂》 (长篇小说)

《新星》在海外出版时,被称为“当代官场现形记”。

在这两部书中,柯云路以百万字的浩瀚篇幅描绘了京都近二百个人物、几十个家庭、十几个大院,上至高官达贵下至贫民百姓三教九流无所不有,把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京都活脱脱端了出来。这两部作品以其强烈的现实感引起当年的畅销和轰动,不久前新浪网连载作者的新作

——祝贺柯云路作品集出版

今天重读《新星》,大概是了解中国当代政治生活不可或缺的。

《成功者》 (长篇小说)

《龙年档案》地道地写出了政治权力场的博奕不是单向对应而是复杂的。

《东方的故事》 (长篇小说)

而《夜与昼》和《衰与荣》却让我们重温了文学作品拷贝真实生活的厚重价值。

柯云路无疑是当代最杰出的政治小说家。这里所说的政治小说还并不是宽泛定义为以政治生活为背景的小说,而是指直接写政治斗争,写政治斗争中复杂的人性及权谋。

林为进称《龙年档案》是中国当代新英雄主义小说中最棒的一部。

如果想了解中国当代社会,想了解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不平衡心理及趋向平衡的挣扎运动,想了解不同年龄段人之间的观念嬗变与冲突,想了解当代中国人性扭曲的特殊历史以及当代人的精神痛苦,不可不

长篇小说《夜与昼》和《衰与荣》无疑是中国当代百科全书式描绘社会生活的代表作。

《超级圈套》 (长篇小说)

《黎明与黄昏》 (中篇小说集)

陈晓明则称该书充分显示了权力赋予人性的活力,在叙述中将场景的奇观性推到了极端,甚至可以说造成了一个“后现代奇观”。他认为在小说已经成为一种几乎枯竭的艺术形式的当代,《龙年档案》不仅让我们看到人性的奇观,还联想到文学的本土化资源问题。

李冬则称柯云路回归《新星》同类题材,绝非简单的重复,演示着醇厚积累的释放和裂解,渗透着卷土重来的霸气,洋溢着创作畅销作品的轻熟和自信。

孟繁华称该书结构之缜密、叙述之流畅、文字之明快都显示出作家重出江湖之后武功依旧的风采,其对中国政治生活的熟悉在许多小说之上,称其为中国当代的一部“政治武侠小说”。

百科全书式地描绘社会生活,一需要广阔的社会人文视野,二需要熟谙各个阶层各种人物,三需要三言两语勾画出人物的能力,四需要将众多人物及场景结构起来的谋篇能力和恢宏气势。

如果说

《孤岛》 (长篇小说)

柯云路在这方面无疑是一个富有者。

时隔近二十年,不少当时看来流畅美丽的文字已成过眼云烟。

在当代作家中,很少有人像他那般著作浩瀚,且涉及领域众多。二十多年来,除去各种散文杂谈不算,仅整本出版的著作已达一千多万字,除文学外,还涉及文化人类学、心理学、教育学、成功学、写作学、经济学以及东方文化研究等。更堪称奇观的是,他在其涉及的每一领域都不附和主流,别开生面,以独特另类的姿态引起轰动效应,同时也引发了广泛争议,被舆论称为中国当代“最有争议的作家”,“最会变脸的作家”。

《嫉妒之研究》 (长篇小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