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童话是给一切人读的

上一章:书评:回归龙年档案 下一章:引言

努力加载中...

晨报讯以前柯云路被冠上了“最有争议的作家”、“最会变脸的作家”的头衔,而当他携新书回忆了他的童年。

记者:很冒昧地问一句,您家中有小朋友吗?您给他们读什么样的作品呢?会像《童话人格》那样给他们讲解童话吗?

柯云路:我的孩子已经成年,他很小时候非常调皮,用他奶奶的话说,“只要睁开眼,一分钟都

采访者:龚宇

记者:您对自己的定位也是“边缘性”作家,能不能透露下一次关注的“边缘”将是在哪里?

新华报业网 2004-02-27

柯云路:我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读书是我在童年和少年可以回忆起来的幸福时光。童话故事是我童年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一个孩子不可能有今天

说“边缘”也好,说“有争议”也好,说“变脸”也好,都说明我在创作中的探索和变化,我喜欢探索和变化。我曾在一本书中写道:“上帝把创造、发明、发现的权力平等地交给了每一个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珍惜这个权力。当你不渴望发明、不渴望发现、不渴望创造的时候,你用一大堆成见束缚了自己,你就放弃了发明、发现、创造的权力。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发明、发现、创造的历史。然而,我们看到,人类的历史,又是一个经常错过发明、发现、创造的历史。”

现在,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但我仍然非常喜欢和孩子游戏。讲故事是我能够吸引孩子的“手段”之一。我会讲《小红帽》,讲

受访者:柯云路

柯云路:首先,“边缘性作家”不是我对自己的定位,但我认同这个说法。在此之前,对我还有“最有争议的作家”,“最会变脸的作家”,这些说法都反映出我的部分作品给人的印象。

记者:《童话人格》中解析了很多外国的童话故事,您是在什么情况下接触这些童话的,它们最初带给您的是怎样的感受?是什么促使您写作了这本书?

我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